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新闻

未来终身学习社会的四大支柱

[日期:2016-12-10] 来源:  作者: [字体: ]

——“四个学会”的涵义

作者|佚名

(一)

学会求知(learning to know),“知”在这里不只是指“知识”,而且是指广义上的“认识”,这种认识的对象包括人类自身及其主观世界,也包括自然、社会的外部世界。“求知”则是一个只有起点而无终点、在实践和认识的无限往复中探索未知追求真理的过程。而“求知”的手段,从口头传授到文字印刷,从广播电视等声像技术到“信息高速公路”,已发生了多次革命性的变化。“求知”的环境,则从家庭、学校扩展到整个社会,继之以“网上一代”痴迷的“虚拟学习环境”。

学会求知已远远超越了从学校教科书和教师课堂讲授中汲取人类积累的知识,而包括了在个体社会化的过程中了解各种社会关系,习得民族的文化观念,学会遵守社会行为规范,即知道积极意义上的“为人处世”。因为人首先是一种社会存在。因而,形成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世界观是“学会求知”的本质内涵。

学会求知就是“学会学习”本身,即学会掌握认识(即“知”)的工具,掌握终身不断学习的工具(包括演绎、归纳、分析、组织知识的工具),学会收集信息、处理信息、选择信息、管理信息,同时学会掌握应用知识于有意义的实践的手段。因为现在学习的很多书本知识,有一部分将在未来迅速变化的社会中逐步过时,而将来迫切需要的很多知识又无法在今天预见,更不可能在有限的正规学校教育中完全学到。因此,“授之以鱼,不如教之以渔”,学会求知的方法远胜于求得知识本身。

学会求知,要有强烈的学习动机,有探求未知的热情,有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有科学的人文精神,掌握举一反三的科学方法。总之,学会求知就是要使自己成为“终生的科学之友”。

学会求知,要注重通过普通教育打下宽厚坚实的“通才”基础。《报告》把基础教育称作“通向生活的护照”,正说明了中小学教育不但对人生启蒙而且对未来发展的极端重要性。与此同时,又需要通过专业教育,在一二个领域向科学的深度进军。

学会求知,离不开教师。“学生主体,教师主导”,这是古今中外教学经验的总结。师生关系将永远是“求知”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教学相长”的古训将永远不会过时。学生的自主性、批判性、创造性学习,要与教师的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很好地结合起来。要知道,即使是最先进的“人机对话”、多媒体技术也无法代替和超过生动有效的师生交流。这里还应指出,在未来的“学习社会”,教师的作用将有很大的变化,从知识的传授者转为学习的激发者、组织者和引导者,而且,每个人将同时是教师和学生。

学会求知,不能在学校教育中一次完成。传统的“上学工作退休”的线性教育模式和人生阶段已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变化,而必须代之以“学习工作学习”、工学交替、循环往复的多维教育模式。因此,“求知”将是一个在认识和实践之间无数次反复、不断“完成”而又重新开始的过程。即使是高等学府,也只是“求知”路上的一个站点;即使戴上了“博士”或“导师”的桂冠,也只是一个新的“求知”阶段的开始。

(二)

学会做事(learning to do)与学会求知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两者可以说是“知”与“行”的关系;如果说前者的目的在于认识世界(包括人自身的主观世界和社会的自然客观世界),那么,后者则旨在改造世界。

与“知”(know)一样,“行”(do)也是一个有丰富内涵的多义词。传统意义上的“学做”,更多地与通过职业技术训练养成劳动技能联系在一起,与应用在学校所学知识于解决问题、完成任务联系在一起。现在意义上的“学做”,要着眼于21世纪知识经济对劳动力的要求和终身学习社会对公民的要求,从更深的层次上去把握。

对于将要成为未来社会的主人的今日学子来说,“学会做事”至少具有三种新的涵义:

1)在未来“生产”过程日益“非物质化”、日益“智力化”的知识经济中,“学做”将从学会掌握某种职业的实际技能,转向注重培养适应劳动世界变化的综合能力(个人素质),其中包括狭窄的劳动技能以外的合作精神、创新精神、风险精神、交流能力等。

2)在以知识、信息为基础的服务业(包括金融、咨询、管理服务和教育、卫生、社会服务等)将占越来越大比重的未来产业经济中,人与物质和技术的关系将降至次要地位,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即“服务”的提供者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将居于首要地位。因此,“学做”主要不是指获取智力技能,而是指培养社会行为技能(包括处理人际关系、解决人际矛盾、管理人的群体等能力),而这些技能主要不是从课堂上和书本中去学习,而更多地要从工作实践和人际交往中去培养。

3)在一个以市场需求为主要导向的经济中,建立在竞争和价值规律基础上的资源配置和重新配置,将是一个永不停息的过程,在成百企业萎缩、破产的同时,更有成千企业兴起、发展。同时,随着科学技术的迅速进步,将有越来越多的职业被淘汰,与其相应的职业技能也成为昨日黄花;而新的、今日还无法预见的职业将陆续产生。一个人多次变动工作或劳动场所将是常事。对于后进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经济发展的活力将有一大部分来自“非正规”经济部门众多小企业在这种世界性的职业变动潮流中的掌握胜任某项具体工作的“本事”,毋宁说是在“求知”过程中养成的科学素质的基础上,培养适应未来职业(工作)变动的应变能力,在工作中的革新能力,以及在具体的市场环境中创造新就业机会(自己当自己老板)的能力。从广义上说,学会做事就是要学会以首创精神能动地参与广泛而生动的发展过程。

(三)

学会共处(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是在全球化将成为21世纪重要特征,人与人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互相依存程度越来越高的时代提出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教育命题。它的原意是学会共同生活,学会与他人共同工作。学会共处,有着同样深刻的内涵。

学会共处,首先要了解自身,发现他人,尊重他人。教育的任务之一就是要使学生了解人类本身的多样性、共同性及相互之间的依赖性。学校开设的诸种科目,无论是语、数、外,还是理、化、生或史、地、社会学科,都是为了传递人类的思想文化遗产,增进对于本民族和其他民族的了解,认识各自的文化特性和共同价值。了解自己是认识他人的起点和基础,所谓“设身处地”,就是讲的“由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时,教育作为个体社会化的过程,也注重从了解他人、他国、他民族的过程中更深切地认识自己,认识本国、本民族。这种了解和认识,始自家庭,及于学校,延至社会,推而广之于国际社会和各国人民及其历史、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价值观念、风俗习惯、生活方式等等,并从这种深入的了解之中,培养人类的尊严感、责任心、同情心和对于祖国、同胞和人类的爱心。

学会共处,就要学会关心(to care,学会分享(to share),学会合作(to work with others)。仁爱,从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准则;“四海之内皆兄弟”,一直是相传千年的社会理念;“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更成为我国多民族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时代风尚。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激烈竞争无疑给传统的群体主义、社会至上的价值观念带来了负面的影响。我们一方面更要发扬和倡导先人后己、毫不利己、互相合作的集体主义精神。

学会共处,就要学会平等对话,互相交流。平等对话是互相尊重的体现,相互交流是彼此了解的前提,而这正是人际、国际和谐共处的基础。家庭之内,父母和子女之间如朋友般的思想交流不但是消除“代沟”的重要途径,而且是孩子成长的重要条件。学校之内,教师与学生如朋友般的平等对话,既是“教学相长”所必需,也是教育成功的体现。社会个体之间、群体之间的平等对话和互相交流则是社会和谐的重要保证。因此,21世纪教育需要的手段之一就是对话、交流、讨论,教育的质量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一个社会网络之中相互交流的质量。“居高临下”、缺少平等精神的教学,不但会挫伤学生求知的热情,而且有害于学生健康品性的养成。也因此,学会表达、交流的技能,确立平等对话的价值观念和态度,是学会共处的重要学习内容。

学会共处就是要学会用和平的、对话的、协商的、非暴力的方法处理矛盾,解决冲突,这对于人际之间、群体之间、民族之间、国家之间的矛盾都同样适用。矛盾是一种普遍存在,暴力冲突乃至战争也是不依人的善良愿望而改变的现实。尽管战争的深刻根源在私人占有的经济制度和阶级的政治利益之中,但如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诏告于世界的那样,“在人类的思想中筑起和平的屏障”乃是21世纪借以避免战争、克服冲突的长远之策。只有当未来一代普遍地学会了以和平方式解决矛盾和冲突的方法,才能有积极意义上的和平共处、社会和谐,最终实现“世界大同”的人类理想。

学会共处,不只是学习一种社会关系,它也意味着人和自然和谐相处。从我国古代“天人合一”的思想传统到当代世界倡导的“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无不指明了学会与自然“共处”的重要性。这种学习,像其他学习一样,也包括了知识、技能和态度、价值观念的习得和养成。

学会共处,主要不是从书本中学习,它的最有效途径之一,就是参与目标一致的社会活动,学会在各种“磨合”之中找到新的认同,确立新的共识,并从中获得实际的体验。因此,学校和社会应提供更多的时间和机会,使学生从童年起就能参与合作性的活动,包括体育、文艺和社会公益活动。

(四)

学会做人(learning to be)是建立在前三种学习基础之上的一种基本进程,是教育和学习的根本目标。

“学会做人”是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报告《Learning to Be: The World of Education Today and Tomorrow(中译本《学会生存》)的主题思想。它的立论基础就是对教育目标的阐述:“发展的目标是人的完整实现(the complete fulfillment of man)”,是人作为个体、家庭成员、社区成员、国家公民、生产者、发明者、创造性的梦想者等具有丰富内涵的个性的完整实现。该报告的立论基础还建立在对于工业社会片面追求物质文明而导致“非人化”的批评之上。它认为,技术发展、贫富差别、失业犯罪正导向消费主义、享乐至上、个人主义等“人的异化”现象。因此,它强调通过教育的改造和社会的合作,使儿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非异化的人”,成为在认知、情感、伦理、审美、身体诸方面全面发展的人,完整的而非畸形、片面发展的人。因此,“to be ”的原意,在这里不应是“生存”、“存在”,而应是“to be human”,“to be a complete man”,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成为完整的人”。

“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的报告重申了“Learning to Be”报告的主题思想,强调了“教育必须促进每个人的全面发展”这一基本原则。在此基础上,它又发展了1972年报告的思想:

1)把着眼点从教育转向学习,从外部的“教”转向内在的“学”,强调教育的使命就是使人学会学习,借以充分发掘每个人的所有潜力和才能,因为学习就是人类的内在财富。

221世纪更需要多样性的个性,而这种多样性正是社会创造力和革新活力的保证。教育是非常个体化的过程,同时它又是构建社会互动关系的过程。因此,学校要给儿童和青少年各种可能的发现机会和实验机会,以及发展想像力和创造力的机会,防止教学的功利倾向。

学会做人在这里超越了单纯的道德、伦理意义上的“做人”,而包括了适合个人和社会需要的情感、精神、交际、亲和、合作、审美、体能、想像、创造、独立判断、批评精神等方面相对全面而充分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学会做人与我国教育方针强调的“在德、智、体诸方面都得到生动、活泼、主动的发展”相吻合,正是我们追求的教育目标和终身学习的最终目标。

(五)

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学会做人,是互相联系、互相渗透、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如果说前两者更多地是在传统的教育中充实了新的内容,那么,后两者则是着眼于21世纪以人为中心的可持续发展而提出的全新教育目标。所有这四种学习,既不限于某一人生阶段,也不囿于家庭、学校或社区等某一场所。它们正是建立未来终身学习社会的四大支柱。

要深切理解和把握这四种学习的有机联系,有赖于对教育的重新思考。面对21世纪的挑战,必须改革教育的体制、结构、内容和方法,也要改变人们对教育纯功利主义的期望。教育应被看作是激发学习的过程,是一种终生的整体经验。未来的经济是知识经济,它建立在获取知识、应用知识、更新知识的基础之上;未来的社会是学习社会,在一定意义上,每个人都是终身学习者,而这种学习不再只是完成某种功利目的、实现经济回报的手段,它同时将成为人自身发展和社会发展的目标,成为高质量生活的有机部分。因此,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学会做人,正是实现我国跨世纪教育振兴计划目标的基石,是建立未来终身学习社会的四大支柱。

阅读:
录入:施剑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